當前位置:首頁 > 燕鶴傳 > 第二十四章 湯蓓

第二十四章 湯蓓


  燕家。
  經過一段時間醫師的精心治療后,燕離身體已經完全恢復。他坐在書房,眼皮下垂,眉頭擰起,青絲隨意披散著,桌上那封信被反反復復看了幾遍,心中思量著,與鶴去哪里了?纖長的手指拿起那封邊角微微卷起的信,又完完整整看了一遍。
  當此時,一道信符從窗戶飛進,燕離抬手接住,細讀之,眉目緩緩舒展,如一滴濃墨滴入清亮的池水中,煙紊般蕩開。原是去了太和宗,燕離心情愉悅,太和宗也不錯,與鶴那般聰慧,道石也挺適合她。
  卻說長老這邊的評定工作,在評定了眾多莫名其妙、粗淺的體悟后,一國字臉長老眉間皺起山字紋,重重疊疊能夾死一只蒼蠅。嘆道:“今年道峰怕是又不能收徒了。”
  旁邊一位頭發花白的長老拿起一塊玉牌,神識掃過,眼前一亮,論鯔魚紅燒還是清蒸好吃?是悟食道的么,倒還少見,往下看去,通篇大論鯔魚紅燒的做法清蒸的做法,就沒一點感悟。
  長老一下黑了臉,若這塊玉牌有何可取之處,就是新開發了幾種菜譜。悟道悟道,這成何體統。把玉牌摔到桌子上,氣道:“看看這塊玉牌,新弟子簡直一代不如一代。”
  一位胖胖的,臉圓乎乎的長老撿起,笑道:“老頭子干嘛這么生氣。”神識掃過,眼睛一亮,“這弟子倒有趣,真是入我食峰的好苗子。”食峰,顧名思義,感悟食道,順便承包了太和宗的大食堂。
  老者被氣得一哽,顧不上儀態,譏諷道,“有本事,你收啊。”
  “收就收唄。”胖子懶洋洋地說道。
  老者雙目圓瞪,胡須一翹一翹,正欲發作。突然國字臉長老輕咦一聲,“這倒是有個悟道的好苗子。”老者狠狠瞪了胖子一眼,接過玉牌,神識剛探入,就愣住了。
  如今家族圣地傳承大行其道,宗門所收子弟資質偏低,而道峰收徒要求又高。本就對此次收徒不看好,沒想到竟然出現一個悟道資質甚好的。
  老者聲音有些顫抖:“是星修的初始功法。未修星力,就已能悟出功法,真是天縱之姿。”
  胖子拿過玉牌,慢慢看完,長嘆。“此等人才,應入我食峰。”
  一旁一直沉默的青衣女子笑道,“先呈給道峰主看看,他不要,那我靈藥峰要了。”
  “也是,他倒有可能不要。”胖子笑嘻嘻、意有所指的說道。三人眼中閃過一絲憂慮,向峰頭看去,轉過頭繼續探查玉牌,靜默不語。
  待有人來傳達峰主想見她,燕與鶴已在廣場邊打坐了一晚。整了儀容,就隨來人去見峰主。
  峰頂,峰主所住之地類似于江南樓閣。尚未走進正廳,悠揚纏綿的絲竹之音已入耳中。抬步跨進,里有幾位妙齡女子正在彈琴撥箏,正前方有一男子懶洋洋靠于鋪著厚厚的雪狐毛的木椅上,閉目養神。有一青衣女子侍于其旁,面若桃花,天人之姿,神色卻極為嚴肅,緊抿著唇,似乎還有一絲生氣。想必眼前之人便是峰主了,女子就是他人口中的大師姐了。
  “峰主,人已帶到。”
  木椅上的人慵懶地睜開眼,一雙桃花眼柔情似水,看誰都似乎帶了三分情誼,皮膚白皙,鼻梁窄而挺,薄唇唇角上翹。他揮了揮手,屋內旁人施了一禮,皆退去,只余師姐一人。
  “本峰主決定收你為記名弟子,你可有異議?”
  燕與鶴疑惑眨了眨眼,不是說通過測試,便可為正式弟子么。有些不解,但仍然得為自己權益爭取一下。“晚輩不解,為何是為記名弟子?”
  一旁侍候的師姐眼中閃過幾絲急色,峰主似乎有些驚訝她會這么說,笑道,“你所悟的功法太過于粗淺,資質仍然不夠,故為記名弟子。”
  “晚輩懂了,謝過峰主。”若說道子的資質不夠,可是天大的笑話。這道峰上肯定有貓膩。不過道石在這峰上,也無所謂了。
  “不過你年齡尚小,就能悟出功法,也算不錯了,日后待遇與正式弟子一樣。”峰主繼續說道。
  “弟子謝過峰主。”燕與鶴倒沒有想到過有這意外之喜。
  “湯蓓,你去為這位小師妹安排下住所。”
  “是,徒兒知道了。”青衣女子抬起下巴,示意她跟著出去。
  出了正廳,邊走邊說道:“道峰上,只有正式弟子可以在上面居住。你隨便在宗門側峰選一空白洞府,或者自己搭房也可。”
  “是,謝謝師姐。請問如何成為正式弟子呢。”
  “成為弟子也很簡單,只要道峰上一位長老或者峰主收你為即可。”女子轉過身,上下打量著他,視線又在斷臂上流連幾下,嗤笑道,“可惜現在道峰上沒有長老,只有峰主。師父已經說了你是他的記名弟子,你想辦法讓他收徒就可。”女子長相極美,芙蓉面,杏花眼,小而翹的鼻子,櫻桃嘴。眼中的輕蔑也未減她幾分顏色。
  “謝謝大師姐。”
  “本宗宗規,我也不好與你細說。明日自去庶務堂取了新人用品就可知了。”
  “謝謝大師姐。”
  女子領著燕與鶴走下峰頂,到了廣場處,收了腳步,道:“我就領你到這里了。你自去吧。”
  “是。大師姐。弟子就先行離去了。”燕與鶴行了一禮,快步離開。
  徒湯蓓看著斷臂女童的背影,輕哼一聲。她怎么會告訴這個小師妹呢,住處的選擇可是有規矩的。
  燕與鶴并未如同女子所說那般先去尋一住所,下了道峰就轉去庶務堂領物品了。
  徒湯蓓回了峰頭,進入屋子。見師父還是安安穩穩倚在木椅上靜靜養神,跺了跺腳,嬌嗔道:“師父。”蹙著眉,杏眼閃過淚花,小嘴微微嘟起。
  木椅上的男子張開雙眼,桃花眼里滿滿寵溺,溫柔道,“回來了啊。怎么了?”
  湯蓓伸手握住男子皙白修長的手,搖晃著,悶聲道:“師父,你說過不會收徒了。”
双色球复式中奖表格图 福建十一选五爱采乐 彩票新11选5体彩 海南环岛赛 阿建博客 下载贵阳捉鸡麻将 河北排列7历史开奖号码 足球比分赔率 安庆乐乐麻将官方网站 黑龙江11选5网上买 江苏11选5开奖一 fg美人捕鱼上分 打麻将的游戏 河南十一选五基本走势图百度彩票 快乐10分一定 天天好运来拆红包红包版 孟山都股票代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