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燕鶴傳 > 第三十三章 鶴伴

第三十三章 鶴伴


  剩余兩人大驚,向四周喊道:“不知哪位前輩在此。”
  驚恐的聲音在空寂的林中回蕩,余音散盡,唯剩蟲鳴,鳥雀啼叫。
  小童臉色蒼白,強作鎮定,抓住機會,就要逃走。
  木靈咯咯地笑了,一臉求表揚,“主人,我做得好不好。”燕與鶴垂眸,揉揉她的頭,不語。
  小手一揚,幾道木箭憑空生成,射去。兩人持劍砍去,木箭一軟,化為藤蔓,如蛇般就要纏上劍身,爬上手臂。
  靈力從劍身溢出,震碎藤蔓。卻見碎裂的藤蔓浮出綠光,化為木刃,鋪天蓋地向他們襲來。
  兩人一時不慎,直直被木刃插入背部,尚未用靈力將其絞碎,木刃上芽孢冒出,一晃間,長成細細柔韌的藤蔓,向體內鉆去。
  兩人大驚,體內劇痛,翻滾在地,欲將其驅出。
  不過呼吸,藤蔓從其七竅發膚鉆出,蒼翠欲滴,未帶半分血。
  綠色藤蔓蜿蜒在地,爬向遠處,纏上正在逃跑的小童,拖了回來,丟在地上。
  木靈爬出懷中,滑到地上,指著地上的小孩,道:“主人,我在外面不好玩,可不可以讓他做我的玩伴啊。”
  “你問他吧。”燕與鶴淡淡道,閉目調息,心中思量著,木靈殺人是不是太過殘忍了些。
  木靈在小童身旁嘰嘰喳喳說著,從燕與鶴人有多好說到跟著她修煉會有多么容易,小童冷漠的神色慢慢融化,最終點了點頭。
  “主人,他答應了。”木靈高興道。
  “好。”燕與鶴跳下樹,“日后你就在我身旁做個道童吧。你叫什么名字。”
  “回大人,沒有名字。請大人賜名。”
  “鶴伴。”
  “是,大人。”
  “主人,我也沒有名字呢。”木靈眼睫毛撲閃著,期待的望著她。
  “笙木。”燕與鶴思忖半晌,吐出兩字。
  她彎下腰抱起笙木,點一道凈訣在小童身上,取了丹藥給他服下,道:“走吧。”
  “嗯嗯,謝謝主人噠。”木靈啵地一聲親在她臉頰上,眼睛笑成彎彎的月牙兒。
  幾日后,兩三位筑基中期的老者擋在前方,白眉白發,殺氣騰騰。
  “你等何人?”燕與鶴問道,她往日也只與洗劍宗的人結下梁子,這是哪來的人。
  “我等乃附近幾大宗門的老祖,攔住道友也是有苦怨的。”
  “是么?”
  “道友,你我乃同道中人,自然知道道子血肉煉成的人丹對突破修為有多大的幫助。”
  “呵,”燕與鶴不氣反笑,“那你等可知一位道子就可以使你們宗門發揚光大呢?”雖然這話有些許夸大之處,但道子日后的修為的確足以撐起一個龐大的宗門。
  聽至此,鶴伴眼中閃過一絲光亮。被人追殺的日子里,他只知道自己在別人眼中就是靈丹妙藥,卻未想過己身潛力這般大。
  “我等自然知,我等乃宗門老祖,修為高了,對宗門也有利。”
  “道友把道子交給我等,煉出的人丹也自然有道友的一份。”
  “是么?”
  “如何能騙道友。”
  鶴伴面色一白,若是這般,他就在劫難逃了。
  “在這之前,在下有一點很好奇,還請諸位解惑。”
  “道友請說。”各位老祖們心中一喜,原以為會有苦戰,未曾想過這般容易,就好像天上掉餡餅了般。身上的殺氣均降了幾分。
  “道友們是如何確定道子位置的呢?”
  “原是這個問題。”一位老祖撫著長須,笑道,“道友可是不知,那李家有道子的血,取了道子的血,任他天涯海角,都可追蹤。”
  “原來是這樣。”燕與鶴作恍然大悟狀,笑意不達眼底,“還請諸位道友上路了。笙木,你去吧。”
  “是,主人。”
  老祖大驚,怒道:“道友怎能反悔。”
  燕與鶴平靜地望著他雙眼,“未應,哪來的反悔。”
  “那就讓老朽看看你到底有沒有本事獨吞。”
  她站于原地,看著笙木斗于其中,樹藤柔韌,箭刃鋒銳,血色與綠意交錯,尸骨零落成泥碾作塵,不過百來回招,便將眾人滅了。
  笙木連跑帶跳到了她身前,笑嘻嘻地邀功,撒嬌道:“主人,我要凈訣。”
  “好。”
  數月后,出了烈河下游流域,進入煙城。
  燕與鶴正準備直接趕到傳送陣處,鶴伴突然開口道:“大人,我想去拍賣行賣一份功法。”
  “可以。”
  “那大人先行一步,我隨后趕上。”
  “不必,同去吧。”
  天外樓拍賣行應是煙城中最大的拍賣行了。但鶴伴的功法不過玄級,地級以下的在天外樓可拍不出好價錢。
  燕與鶴挑了一家信譽良好的元氏拍賣行,讓鶴伴自行去交易,就坐在拍賣場等他。
  不多時,鶴伴回來了,低聲對她說道:“大人,待會就有一場拍賣,功法被加進去了。”
  “嗯。”她懶洋洋地應道,“也好,不用在煙城滯留。”
  一個時辰后,拍賣會開始了,燕與鶴看著被眾人爭奪的珍寶,了然無趣,只拍了一塊記載遠古禁制的玉符,倒是鶴伴頗有興致。
  “現在是最后一樣賣品。”臺上的拍賣員情緒高漲,神色激動,聲音飽滿洪亮,整個會場的氣氛也被調到了頂峰。“那就是萬年冰髓。”
  “各位請看,”他的聲音激動得發顫,“質地透亮,雜質近乎于無,這可是萬年冰髓中的極品啊,拍賣行里難出的精品。”
  會場中討論聲驟然增大,燕與鶴微微動容,這般質地的萬年冰髓的確少見。
  “萬年冰髓,其作用各位都知曉,不用細說。十萬塊上品靈石起拍。”
  話音剛落,會場安靜了一秒,隨即沸騰起來。
  “十五萬。”
  “二十萬。”
  ······
  默默地摸了摸自己鐲子,真窮。
  突然間,一個冷漠的聲音壓下所有嘈雜,“百萬靈石。”
  燕與鶴大腦瞬間一片空白,這是離劍尊的聲音,猛然抬頭向聲音來處望去。
  二樓的一處包廂,拉開了垂地簾,洗劍宗眾人坐在里面,而一玄色身影格外清晰。
  閉了閉眼,這人真的和玉簡中的赫弧太像了。
双色球复式中奖表格图 3d试机号今天3d 欢乐南京麻将下载免费版 山东十一选五开奖 江西11选5选号技巧 大盘蓝筹股有哪些 北京赛车pk10讨论群 云南快乐十分开奖前 辽宁33选7走势图500期 二肖期期免费提前公开 追光娱乐下载安装 26选5开奖记录4号 股票趋势指标公式 哈林麻将下载哈灵麻将 福建22选5开奖查询 真实微信股票交流群 东北麻将怎么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