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白月光自救計劃 > 011:難相憶

011:難相憶


  “見過宋家表姐。”
  李景灝站穩之后,就直直來到她面前,很認真地向拱手行禮。
  宋晚拂一時還沒緩過來,聽見了他對自己的這個稱呼,壓下心中千般心緒,也欠身回了一禮。
  只是言語都堵在了嗓子眼里,她不知道此刻該出聲說些什么。
  “表姐是來此看我母后的么?”少年的目光一直沒有離開宋晚拂的臉。
  “是……”宋晚拂終于答了話,她忍不住抬頭看李景灝,牽掛了這么久的兒子,就這樣毫無防備地出現在了眼前,她真的好掛念他。
  三年了,灝兒長高了不少,她如今都能和他平視了。只是這孩子怎么這般瘦……
  宋晚拂看著自己兒子蒼白的小臉,無比心疼。
  李景灝的長相幾乎繼承了她和李文昭所有的優點,小時候就生得出眾,眉眼精致得幾乎天怒人怨。如今看著長開了,竟越發有驚艷之感。雖然蒼白瘦削,卻無端顯出幾分詭病的美。
  而最讓宋晚拂憂心的是,雖然如今李景灝在自己面前的姿態很誠摯,可她仍然看到了他眉眼間那股揮之不散的陰鷙險郁之色,再也不復小時候的溫潤清澈。
  想到那些外人傳言的三皇子性格乖張,真不知道這三年灝兒到底經歷了些什么。
  許是宋晚拂的目光太過慈愛了,李景灝有些不自然地后退一步,悄悄紅了臉。
  “多謝表姐來看望我母后,她知道了一定很高興。”
  宋晚拂一時默然。
  “三……皇子身上的傷可好些了?”宋晚拂這些日子以來一直記掛著兒子的傷,今日看他既能外出了,大概是無事了。但也還是擔憂,瞅著他那站不太直的身體和微蹙的眉頭,顯然身上還是疼的。
  “已無大礙了,謝表姐關心。”李景灝竟有些受寵若驚,臉上歡喜了不少。
  “那三皇子今日怎會來此處?”
  這天寒地凍的,身上又沒好,今日又不是她的忌日。宋晚拂有些想不明白灝兒怎么今日也會來皇陵,莫不是又受什么委屈了?
  “我來給母親送糖瓜。”李景灝朝馬車內指了指。
  他似乎有些不知道怎么說明白為何要在這個日子特特跑到皇陵來送糖瓜,可宋晚拂卻懂了。
  這是很小很小的一件事情,她前世愛吃京城月勝齋的那一口芝麻糖瓜,每年的臘月廿三都會早早著人去買來備著吃。最后一年她住進宮里了,那段時日新皇登基還有后宮等等各項事宜瑣碎繁雜,她忙得再無暇專門去吃什么老字號點心。倒是灝兒在那一日著人在宮外特地買了月盛齋的芝麻糖瓜來,興沖沖獻到她面前。
  糖瓜很甜,兒子的心意更讓她欣慰。李景灝看她滿足的笑眼,還十分大方地承諾,以后每年臘月廿三的糖瓜他都包了,娘親只管等著兒子孝敬孝敬來吃就是。可惜不到一個月之后,她的灝兒就再也沒有娘親了。
  卻沒想到生死兩隔之后,兒子還依舊每年這個時節要把糖瓜送到她的跟前。
  宋晚拂別過頭,不想讓人看出她此時的傷感:“那妾身便先行告辭了。”
  再多看兒子一眼,她真怕自己就心軟把持不住要相認了。
  “表姐留步。”
  宋晚拂又停了下來,疑惑看他。
  只見李景灝又重新朝她作了長長一揖,恭肅道:“那日表姐在鳳園,為了維護我母后的尊嚴能當面與林皇后和周貴妃執言,才落得刑罰加身,又受了諸般苦楚。景灝既感激又愧疚,在此敬謝表姐對我亡母的維護之情。”
  宋紈?是為了維護她的尊嚴才沖撞的林皇后?
  宋晚拂震驚不已。
  “三皇子是怎知我當日沖撞了皇后的原因的?”宋晚拂試探地問道。
  當日宋紈為何會有沖撞林皇后一說宋晚拂一直不解,宋綺宋紗口中也問不到,外頭的人好像也都不知原因。如今聽李景灝這么一說,倒原來宋紈那乖乖弱弱的小侄女竟真的頂撞了皇后貴妃!
  李景灝嘲諷一笑:“宮里面的這種事宮內流傳得最快,何況周貴妃那人,與我母后有關的事她怎會不拿來做文章。”
  她知道宋紈在宮里肯定是受了刁難的,但是得知她是為了維護自己,卻把命給搭上了,宋晚拂怎么也過不去心里那道坎。
  她前世與這個侄女其實不算太親近的,宋紈身子一直很弱,不常出國公府,來從前來東宮的次數更是少之又少。再加上印象里宋紈一直安靜少話,她這個姑母即使對她有心關愛,卻也并無太多接觸機會。所以宋紈會在她逝世后為了維護她與后宮最有權勢的兩個女人爭執,她是怎么也想不到的。
  走到皇陵出口時,宋陌已在那邊焦急探頭望著,見宋晚拂出來,忙上前去:“阿姊你可算出來了,時候不早了咱們趕緊回去吧!”
  他一面扶了宋晚拂上馬車,嘴里一面說著:“方才我瞧見一輛馬車也進去了,似乎是宮里的人。”
  “我回來時的路上也遇見了,是三皇子來祭拜他的母親。”
  宋陌一頓:“三皇子?阿姊你同他說著話了?”
  “是呀。”
  “哎早知如此我該駕車進去接你才是。”
  宋晚拂奇怪:“怎么這么說?”
  “阿姊你平日里遇見三皇子不是都要躲著他的嘛?因為他每次見到你都要直勾勾地盯著你看,看得你渾身不自在。”
  “盯著……我看?”
  宋晚拂不由自主伸手摸上了自己的臉。
  是因為宋紈和她長得像么?
  行車回到草堂寺,二人穿過松林路重新回到廂房后窗下,宋陌托著宋晚拂從窗口爬了進去。
  剛跳下地,就聽到青竹在外面的敲門聲:“可要到時候用齋飯了?”
  “半柱香之后再端進來。”宋晚拂看了下自己全身還未換回來的衣著。
  她把來時穿戴的衣物重新換回來,一面對著鏡子換首飾一面想,宋陌事先給她準備好的經文應該不會露餡吧?等她插上最后一根釵簪時,猛然發現,她的玉釵少了一只。
  
双色球复式中奖表格图 足彩 新十一选五走势图 富贵王国 幸运11选5规律 福州股票配资找象泰配资经验丰富GO 微配资 英超雪缘园 北京十一选五开奖走 河北十一选五的走势 3d试机号后太湖一 股票过户费最低多少钱 快乐扑克 pk10赛车群 澳洲幸运10开奖结果体彩 腾讯证券开户 河南快赢4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