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尋寶美利堅 > 第180章 表哥?

第180章 表哥?



    求訂閱,求月票,求推薦啦!還沒訂閱的書友幫忙訂閱一下唄,花不了幾分錢,尤其是vip首章,這個數據對螞蟻很重要!

    ************

    “臥槽,你特么怎么說話呢?”

    伸手指著金沐晨的鼻子罵道,金沐晨臉色一變,不過這時候劉俊哲過來一把按住了方盛。

    “誒!方盛,你怎么說話呢?同學一場,現在他們家有難,你也不能揭人短處啊?”

    “哼!揭人短處?他要是真有心回來孝敬他爹媽,就不會有時間來參加這樣的聚會了,我看肯定是混不下去,沒錢吃飯,到這里來吃大戶來了吧?”

    陳大寶冷笑著在旁邊補了一刀說道,不過他這番話可是更加可惡。

    金沐晨心里對著陳大寶不由得徹底失望了,想當年上高中的時候,他們陳家還沒發跡,那時候他和陳大寶上學都是一條線路,經常一起騎車上下學,當時陳大寶身上沒啥零花錢,平時吃個小吃,玩個游戲什么的,自己可沒少請他,怎么這孫子現在就變成這樣了呢?

    看來自己還真是幼稚了,今天這聚會根本就不應該來。

    “誒!大寶,都同學一場,就算他想來吃頓白食,又能怎么樣?沐晨,你有困難就直說,咱們能幫就幫,等會這里的剩菜剩飯你打包回去,實在不夠,我兜里還有幾百塊。。。”

    劉俊哲微笑著在旁邊說道,雖然這番話是笑瞇瞇的說的,可是這話的意思可是無比的惡心人,這分明就是補刀呢這是。

    還真沒看出來。這孫子笑里藏刀的本事居然練得這么好?

    “呵呵,不用了,這些飯菜你還是打包,帶回去給你家人吃吧?現在不是公務員提倡不要奢侈浪費嗎?不是不提倡出入高檔會所酒店嗎?對了,劉法官你手上戴的應該是豪爵rogerdubius吧?這表沒有二十萬能下來嗎?現在。我該怎么稱呼你呢?劉法官?還是表哥?”

    金沐晨一番話出口,站在對面的劉俊哲當即勃然變色,這個話題真的是太敏感了,一時間他伶牙俐齒的他,也不知道該說些什么。

    這時候可沒一個同學也都是臉色古怪,其實劉俊哲這一身行頭。大家雖然不說但也知道怎么來的,可平時沒人說破而已,現在金沐晨突然扯到了這話題上,大家可都站在一旁準備看熱鬧了。

    雖然是同學,但在場的很多人當年和金沐晨的交情也并不算深厚。這次大家來捧場,本來就是想討好方盛,陳大寶,劉俊哲這樣三位才俊的。

    至于他金沐晨不過是半路殺出的程咬金而已,更何況他們家發生的事,大家都有所耳聞,

    社會就是這么現實,你有錢大家就會高看你幾分。沒錢你就是盧瑟臭吊絲。

    金沐晨家道中落,你還傻啦吧唧的去招惹鄭玉巧干嗎?

    在場的同學,哪個不知道。劉俊哲,陳大寶,還有方盛他們三個其實對鄭玉巧都有意思?

    這三個別看表面一團和氣,可是在鄭玉巧這件事上,他們其實都是暗地里較著勁呢?

    他們為什么會愿意自己掏腰包來舉辦這樣的同學聚會,難道真的是想和這些平頭百姓的同學聯系感情嗎?

    其實主要目的。還不是想單獨約人家鄭玉巧,人家不給面子。所以為了避免尷尬,這才以同學會為借口。把人找出來嗎?

    拉著一眾平凡普通的同學,不就是為了襯托他們現在的優秀嗎?

    你金沐晨這時候愣頭愣腦的橫插一腳,他們幾個不針對你才怪呢?

    大家都是要在錦城討生活的人,有幾個敢為了家道衰敗的金沐晨,而去得罪這三個人?

    在場的其他同學,看著金沐晨的眼神,有憐憫的,有幸災樂禍的,反正就是沒有同情的。

    只有之前一直低頭猛吃,沒什么存在感的李奇峰,這時候到時站了出來。

    “哎!我說你們這是干什么哪?這不是同學聚會嗎?吵什么吵?”

    “就是,陳大寶,方盛,劉俊哲你們三個之前是不是太過分啦?”

    金沐晨一愣,扭頭一看,居然是鄭玉巧站在了自己的旁邊,這沒想到這姑娘居然會為自己挺身而出。

    陳大寶和方盛還有劉俊哲三個,臉上就好像被人潑了狗血似得,一下就變成了通紅的狀態,真沒想到這聚會,居然會變成這樣,而鄭玉巧這這金沐晨到底什么關系,怎么會站出來幫他說話,以前沒聽說他們之間有聯系啊?

    “是啊!金沐晨真是對不起啦,之前我們幾個酒喝多了,說了些過頭的話,你別往心里去!”

    劉俊哲眼珠子一轉,然后說道,他這態度陡然一變,讓在場所有的人都一愣,要知道熟悉他習性的人,可都知道,這家伙平時別看表面上總是一團和氣,可其實卻是個相當小氣霸道,睚眥必報的人。

    今天金沐晨一番言語對他可是相當不客氣,按照他以往的習性,不和金沐晨當場翻臉都已經很罕見了,可這時候他居然和金沐晨服軟道歉,難不成他轉了性子?

    陳大寶和方盛,和劉俊哲一起廝混的時間久,見他這樣一表態,就知道他肯定是肚子里又有壞水了。

    而金沐晨則是哼了一聲,也不理會劉俊哲的道歉,轉身就想走,可剛走了幾步,就聽身后的劉俊哲說道。

    “誒!金沐晨不用這么不給面子吧?大家都是成年人,我都給你道歉了,你要是就這么走了,可不光是不給我面子,這可是不給咱們今天在場的其他同學面子了哈?”

    “就是,玉巧你也趕緊勸勸他,讓他別走,咱們都好幾年沒見了。不至于就因為我們幾個酒后失言,就這么當場翻臉吧?”

    陳大寶也說話了,同時也給了方盛一個眼色,方盛也笑著對李奇峰說道。

    “就是,奇峰。你也勸勸金沐晨,讓他別生氣了,等會兒,我們幾個罰酒三杯給他賠罪還不行嗎?都老同學了,這么多年不見了,因為這點事不至于吧!”

    他們三人一開口。其他的一些同學也都紛紛開口相勸了。

    “就是,金沐晨留下來吧!”

    “對,給大家伙一個面子。。。”

    一眾人七嘴八舌,最后就連鄭玉巧也忍不住拉了拉他的衣袖,李奇峰也是滿臉為難的看著他。金沐晨也實在不好不給李奇峰和鄭玉巧的面子,只好留了下來。

    “這就對了,大氣點嘛!服務員,給我們拿幾瓶茅臺,還有xo過來,把你們酒店的頂級套餐再給我們上一套。”

    劉俊哲招呼站在門口的服務員喊了一聲,在場的同學全都歡呼一聲。

    茅臺和xo對這幫普通家庭出身的同學而言,可不是經常能喝到。更何況這海天酒店的頂級套餐,大家沒吃過,但也聽說過。這一席最起碼也要兩萬起?

    很快就有服務員陸續端來了幾瓶茅臺和xo,然后又有一些熱菜陸陸續續被送了上來,陳大寶和方盛,還有劉俊哲他們三個到是光棍,每人打開一瓶茅臺,然后自罰了三杯。然后就決口不談之前的事,也不再提起鄭玉巧。就是拉著其他的同學聊天哈拉。

    包房里的氣氛非常的古怪,金沐晨只和鄭玉巧還有李奇峰兩個聊天。兩伙人是涇渭分明。

    吃喝的差不多了,劉俊哲起了身。

    “好了,我看也差不多了,咱們今天就到這吧!”

    服務員拿來了結賬單,劉俊哲看了一眼,然后故意啊呀一聲。

    “什么?居然要八萬八千塊?”

    在場所有人聽到這頓飯的價格都是一愣,八萬八在場很多人一年都掙不到這個數。

    “先生錯不了了,你喝的這些飛天茅臺,都是一千八一瓶,還有那幾瓶路易十三一瓶的價格是五千六,這頓飯算下來就是八萬八。”

    漂亮的服務員略顯緊張的解釋說道,劉俊哲一抬頭。

    “今天這頓飯原本應該我請的,可是這價位有點超支了。我也就是一個普通的小公務員,平時一個月也就是三千多的工資,大家別看我這一身牌子貨,其實都是淘寶買的高仿,這頓飯要不咱們aa吧?”

    劉俊哲的話讓在場大多數同學都變了臉色,尼瑪,aa什么鬼?大家誰不知道你不差這點錢,你到底幾個意思?

    “誒?aa什么?咱們以前請同學們聚會的次數還少嗎?今天咱們的同學會上來了一位貴客,從美國回來的高材生啊!前途似錦啊,人家在國外掙得可是美元,隨隨便便刷盤子一天,都賺了比你一個月還多。所以啊,人家金沐晨肯定是不差這點錢,這樣,今天這頓就讓他請客,回頭我在盛海贏天,在安排大家一頓,大家說怎么樣?”

    方盛這時候冷笑著開口了,說話的同時,眼睛就像毒蛇一般盯著金沐晨。

    在場的所有人都明白了,感情他們是在這挖坑等著金沐晨出糗呢?要是以前,金沐晨請這樣一頓飯,也許沒什么,雖然會肉疼幾天,可這點錢還出得起,可是現在他家出了那么大的事情,你讓他去那找這么多錢?

    “劉俊哲你們不要太過分啦!”

    鄭玉巧猛地站了起來,早知道這樣,她剛才就不會勸金沐晨留下了,她也沒想到,這三個家伙居然這樣壞,而其他的同學這時候則是全都低著腦袋,默不作聲了。

    李奇峰拽了拽金沐晨:“沐晨,要不你等我會,我卡里還有點錢,樓下有atm機。”

    金沐晨笑著拍了拍他的手,然后對那服務員說道:“把賬單拿來?”(未完待續)
双色球复式中奖表格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