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尋寶美利堅 > 第509章 蒙面酒會

第509章 蒙面酒會



    “額……這個,這個我就不太了解了……”

    金沐晨這么一問,這店主居然開始吞吞吐吐,金沐晨就知道這家伙,又沒有和自己說真話。

    金沐晨也知道,如果老是給他施加壓力的話,也不是什么好辦法,于是臉色又是一變,從懷里掏出錢包。

    剛好前天到香江的時候,換了不少現鈔,于是從錢包里數都不數,就抓出了一把來,大概有一兩萬的樣子,塞進了這個年輕人的懷里。

    “說真話!”

    錢以入手,這個年輕人就眼睛一亮。

    “額……后來我爺爺真的沒又給我說過關于那個地下拍賣的事情,但是后來我接手了這家古董店之后,到是和隔壁的牛哥聊過,他到是和我說過一些關于那個地下拍賣的事情……”

    說到這里,這家伙居然故意一頓,金沐晨笑了笑,又從錢包里拽出一把鈔票,塞進了這家伙的手里。

    拿到錢的一瞬間,這家伙的臉已經笑成了一朵花。

    “牛哥和我說,那個地下拍賣是香江b社會的一個大佬舉辦的,那個大佬很有手段,以前就是專門做水貨生意的。后來發了家,之后也不知道怎么就和大陸那邊的一幫專門做文物走私的人搭上了線,更好他又認識了不少有錢人,于是他就從中間牽線搭橋,開始專門做地下古董走私生意。開始還是送貨上門的,后來他賺了不少錢,就開始越玩越大,就開始做地下拍賣的生意了。最開始的時候,他把拍賣的地點設在大嶼山那邊,后來又連續的轉換了幾個地點。聽說現在是越搞越大,平均每個月就會舉辦一次,現在他那拍賣搞得非常大,不光是香江的有錢人喜歡去,寶島也有不少有錢人喜歡去。還有日本人,歐美人,反正名聲不小。不過具體地點現在在哪里,我就不太知道了。牛哥也好久沒去過了。”

    這次這家伙說的應該都是真話,金沐晨聽了之后,也沒表示什么,只是在最后多問了一句。

    “關于那個地下拍賣的背后大佬,你知道是誰嗎?”

    “這個啊。我還真不太了解……”

    那年輕人的回答有有些猶豫,金沐晨臉色一變:“老弟,我的錢可不是那么好拿的,你最好把你知道的都告訴我,要不然……”

    這個年輕人還真是被金沐晨給唬得夠嗆,這時候他一變臉,那家伙就渾身一顫。

    “真的,那個大佬,我真的不知道具體是哪個,但是負責舉辦這地下拍賣的人。我聽人說過,好像是一個女人,外號好像叫桃姐!”

    聽到這里,金沐晨心頭又是猛地一跳,原來竟然是哪個女人。

    這樣一來的話,就好辦了,這次來香江,不就是哪個女人讓自己來的嗎。

    那這次就正好去她舉辦的這地下拍賣去看看……

    心里已經有了計較,金沐晨也就沒有在這家小店里繼續逗留。

    來這貓街一趟,收上來幾把陶宏齋的石壺。外加上一張潘天壽的老鷹畫,金沐晨已經非常的心滿意足了。

    還有幾十米的街道,他已經沒心思繼續逛下去了,帶著貝琳達急急忙忙的就回到了酒店。

    接下來的兩天。他和貝琳達一直就在酒店附近徘徊,把香江中環附近的幾個知名景點逛了個遍,也順便嘗了不少香江知名的小吃。

    另外貝琳達這幾天也是不斷的和他請教,關于中國古董鑒定方面的知識,金沐晨倒也沒藏私,把他所知道的一些知識。都告訴了貝琳達。

    其實他也知道,就算自己告訴她,也沒什么大不了的。

    畢竟這些知識,就算你學會了理論知識,也沒什么用,還是要親自的去現實里體會,大多數的古董鑒定師,都是這么走過來的。

    就這樣晃晃悠悠的過了三天,終于在這天,他接到了桃姐打來的電話。

    “嗨,吉姆你已經到香江了嗎?”

    “哦,你好桃姐,哈哈,前幾天接到你的電話,我就立馬趕到香江來了,在這里已經玩了好幾天啦!”

    “哎呀,作為地主,沒能一盡地主之宜,我真是失禮啦……”

    “誒,桃姐你太客氣了,在說我來這里也不是為了游玩來的,主要還是為了生意來的。”

    “好,爽快,今天晚上六點,我們會派人過去接你,我們舉辦了一個蒙面舞會,記得化妝哦!這里大家可都是不露面的,你是第一次來參加這次我們的拍賣,所以有些規矩,必須和你交代一下,今天這次舞會,不過是大家來交保證金的日子。每個參加這次拍賣的人,都必須交一百萬美金的保證金,我們會保證資金的安全,以及拍賣品的真實性。叫了保證金之后,三天后,我們會安排人接你們,到拍賣地點,到時候肯定不會讓你失望而歸的……”

    桃姐說的很干脆,根本就沒給金沐晨討價還價的余地,金沐晨也不知道,他們居然還有這樣的規矩,一上來就讓人交一百萬美元的保證金,這似乎有點太夸張了。

    不過在一想,一百萬美金對自己而言,也不算什么。

    就算去參加正兒八經的拍賣會,你不一樣也得在開拍之前交保證金的嗎,最后這筆錢還是會退還給你的。

    這幫香江的地下黑幫,做這樣的生意,已經有些年頭了,想必已經是做出了信譽。

    前幾天白天碰上的那古董店的店主不也說了嗎,他們現在是越搞越大,越做越正規,而且他們的客戶,可是遍布全球。

    這說明他們的信譽方面還算不錯,所以為了到這拍賣現場去看看,交一百萬美元的保證金,倒也不算什么。

    想到這里,金沐晨就一口答應了下來,桃姐聽他這么肯定的回答也很是高興。

    “吉姆,你放心,雖然我們這拍賣是地下拍賣,但是我們的信譽可在那擺著呢!這一百萬美金,如果你在這次拍賣上空手而歸,我們是會退還給你的。而且這主要也是因為,你是第一次參加這樣的拍賣,今后如果你參加的次數多了,成交量上來了,那么這保證金的金額,是會足額遞減的。”

    “我知道了,桃姐,對了我還有一個問題,我可以帶伙伴一起去嗎?”

    “可以,當然可以啦!我們歡迎任何參與者,帶伙伴進來,不過有個前提,那就是你們不能帶武器,也不能帶任何拍攝設備!”

    “這點你放心,桃姐規矩我們還是懂的。”

    金沐晨這邊笑哈哈的回答著說道,然后又和桃姐閑扯了幾句,就掛斷了電話。

    之后就和貝琳達趕緊出去,到外面買了一些簡單的化妝易容裝備,在房間里裝扮了一番,晚上六點金沐晨的電話響起,桃姐派來的人,已經到了樓下。

    金沐晨和貝琳達趕緊把之前買來的化妝舞會用品換上,金沐晨穿的是一身燕尾服,腦袋上帶著一只圓頂禮貌,還有一張簡單的黑色貼面面具,遮住了半張臉。

    形象有點像墨西哥電影里的俠盜佐羅,而貝琳達這邊則是香艷的多,一身黑色的貼身,晚禮服,頭發挽起,然后臉上也帶著一只鑲滿了假水晶的貼面面具。

    兩人下了樓,酒店的玄關處,早就有一輛黑色的奔馳車在哪里等著他們了。

    兩人上了車,就被來接他們的人,給帶上了眼罩,看來這幫家伙對安保方面,還真是蠻嚴密的。

    車子在中環市區里繞了不知道幾圈,這才出了城,越來越遠離喧鬧的城市,金沐晨的心也安靜了下來。

    開了大概半個小時左右,車子終于停下,然后兩人被帶下了車,眼罩依舊沒有被除下。

    兩人就被人領著向前,金沐晨只感覺自己從略感微涼的室外,帶到了室內,原本寂靜的耳邊,突然響起了一陣喧鬧的嘈雜聲。

    然后兩人的眼罩被除掉了,一陣刺眼的光,讓兩人不得不閉眼適應了一陣,才緩緩的睜開了眼瞼。

    入目就是一座金碧輝煌的西式大禮堂,穹廬吊頂,碩大的水晶吊燈,而在大廳里,則是熙熙攘攘三五成群的人群。

    這些人都是各種各樣的裝扮,什么打扮的都有,不過唯一的一點相同之處,就是他們都遮住了臉,大家互相無法看到對方的真顏。

    看來這幫家伙,還真是挺知道保護自己的。

    金沐晨拽著貝琳達略顯潮濕的手,走進了大廳,來到了冷餐桌的前面,他拿起一杯香檳給貝琳達遞了過來,貝琳達接過來也沒客氣,一仰頭就干掉了半杯。

    說實話之前那樣的情形,她無論怎么調整呼吸,也做不到金沐晨那樣的淡定。

    雖然前不久,才和海盜們近距離接觸過,可是這樣近距離的接觸b社會,她還是第一次。

    半杯酒下肚身上暖和了不少,原本緊張的心態,這時候也漸漸的放松了下來。

    “呦!你這家伙,居然換女朋友啦!”

    一陣香風從后面襲來,金沐晨一聽聲音就知道是桃姐來了……(~^~)
双色球复式中奖表格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