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尋寶美利堅 > 第556章 不知死活

第556章 不知死活

    這是一種感情非常復雜的眼神,金沐晨就算是根木頭,也能感受到,陳婕看著自己的眼神里的一樣情愫。,

    其實兩人之間早就有那么一些說不清,道不明的感情基礎,畢竟以前曾經一起騎車上下學將近一年的時間。

    而那時候作為一個懵懂的毛頭小伙的金沐晨,更是一度曾經把陳婕當成過是自己的夢中女神。

    只是后來,因為種種因素,兩人一直沒能捅破過那層窗戶紙。

    其實等成人之后,無數次的午夜夢回的時候,金沐晨也曾經為自己那時候的年輕幼稚而感到過后悔,但是只可惜,即便是后悔,無奈斯人已去。

    就算他有了勇氣,可人卻已經不在自己身邊,零落在天涯了,所以他也只能把曾經的那份單純的美好,一直埋藏在心底。

    而這次再這樣極端的環境下,兩人又再次意外的相遇,如果說他一點都不心動,那肯定是不可能的。

    他本身就是經歷過大風大浪的人,而且有了杰西和貝琳達的經歷之后,他早就把男女之情看的很開了。

    他既然對陳婕還有感覺,他就不會在浪費這老天爺給他的意外的機會,只不過他知道,自己不能像毛頭小伙那樣表現的那么猴急。

    “對了,今晚你住哪?”

    “額。。。”

    陳婕聽了這樣的問題,只能是苦笑一聲,住哪?

    這還真是個難題,她們家本來在錦城是有一套老房子的。可是后來父親工作調動去了京城之后。那座老宅就賣掉了。

    父親在京城又買了一套新房子。可是后來父親去了粵東就任之后,那套房子就是她一直在住。

    現在她人在錦城,還真就沒有什么落腳的地方,之前在省城打探消息的時候,她一直都住在酒店。

    因為考慮到個人的安全問題,她并沒有租房子,只是在幾家酒店輪流居住。

    說實話今天來錦城,也是一個意外。是那馬臉突然決定今天帶她來的。

    如果不是為了打探消息,營救她父親,她是怎么也不會回錦城的,因為這里是她的傷心地,當年母親,就是在這里的老宅子里病逝的。

    錦城雖然是她的老家,可也算是異鄉,現在她又身無分文,想要找個地方住,還真是個難題。

    她這么一猶豫。金沐晨一下就明白了她的難處。

    “要不這樣,你今晚先住我家吧。我家空房間比較多。”

    “好!”

    金沐晨的邀請,陳婕幾乎根本就沒猶豫就一口答應了下來,一方面是她真的沒地方可去,另外一方面,也是因為她信得過金沐晨的為人。

    作為一個美女,陳婕經歷過的場面也不算少,各種對她心懷叵測的男人,她都經歷過,不過每次她總是能巧妙的躲過去,這當然和她的智慧,以及識人斷事的本事有關。

    金沐晨當然不會腦抽把陳婕帶回到自己家青云路的那套房子,要知道貝琳達和父母,現在就都住在那套老宅子里。

    如果貿然把陳婕帶去,那肯定會引起不必要的風波。

    還好當年他老爹給他在錦城市中心準備的那套婚房還沒賣掉,兩百多平的精裝房,就那么一直空著,陳婕去那里住正合適。

    把陳婕帶到哪里,然后他把錢包里所有的現金,大概一萬多塊,一股腦的全都掏了出來。

    “這些錢你先拿著用,不夠了在和我說。我就不住這了,我父母那邊還等著我回去呢。”

    把陳婕送到那套房子里,然后簡單的安頓下來,金沐晨就告辭離開了。

    盡管陳婕的眼神里充滿了挽留之色,但是他還是頭也不回的走了,因為他知道,陳婕這樣的女人,自己不能猴急。

    一方面是因為她現在的處境,正是她最虛弱的時候,自己不能落井下石,另外一方面,也是因為這樣的女人,就好像是酒,放的越久,就越醇厚,那才越好吃。

    回到家的時候,父母已經睡下了,貝琳達還在等著他。

    金沐晨當然不敢和她提起遇到陳婕的事情,只是胡亂給她講解了一番今天朋友聚會,然后又去宵夜的事情,然后又是一頓安撫,總算是吧等的已經不耐煩的知性美人給安撫了下來。

    第二天一早,金沐晨還在酣睡,就被父親在外面書房里打電話的吼聲,給吵醒了。

    “什么?怎么會出現這樣的狀況?到底怎么回事?”

    原本他還想翻個身繼續睡,可是父親語氣里的惶急,讓他一下從床上坐了起來。

    父親也算是見慣了大風大浪的人了,一般如果不是遇上什么特別急的事,可是不會有這樣過激的反應的。

    他能用這樣的語氣,在電話里面吼,就說明他是真的急了。

    父親現在也是錦城有頭有臉的大人物了,什么事能讓他這么急?

    他從床上下來,顧不上洗漱,就直接進了父親的書房,這時候父親正滿臉嚴肅的坐在書桌后面打電話,甚至連平時很少抽的香煙,都點上了一只。

    “嗯,你先穩住,不要讓他們沖進來,我這就過去看看。”

    父親看到他進來,沖著他點了點頭,然后就掛斷了電話。

    “怎么回事?”

    金沐晨坐下問了一句,父親狠狠的把手里的香煙,按滅在了煙灰缸里。

    “工地上出事了,你舅舅被人打了。”

    “什么?”

    聽說舅舅被人打了,金沐晨猛地從椅子上蹦了起來。

    他們家親戚本來就不多,以前家里條件還行的時候,和親戚之間也不少走動,可是后來父親蒙冤入獄的時候,那幫子親自居然一個站出來幫忙的都沒有,除了他的舅舅楊春成是從始至終都陪在他們家身邊。

    所以自從那次的事情之后,父親洗清冤屈出獄之后,他們就很少和除了舅舅之外的其他親戚在聯系了。

    后來父親加入了曙光建設,并且再度混得風生水起,其他那些不要臉的親戚也再度找上門來,可是父親和母親,總是會找各種借口,把他們都擋出去。

    只有舅舅,和他們家的感情是越發的好了。

    父親加盟了曙光建設,成為了錦城這一段高鐵建設的管理者,那在建設施工的時候,當然不會忘了楊春成。

    本來楊春成以前就干過建筑,所以對這方面上手也非常熟悉,再說這活,給誰干都是干,所以當然少不了舅舅的這一份。

    后來在父親的幫忙下,舅舅就獲得了一段靠近錦城市區的修筑鐵路的分包工程,可著實是讓不少人都眼紅的不得了。

    要知道這樣一個項目做下來,隨隨便便幾百萬進賬,那都是輕輕松松的,所以多少人都紅著眼珠子盯著這個項目呢。

    正因為這樣,舅舅在接手這個分包工程之后,更是非常的謹慎小心。

    用誰家的原材料,那都是有說法的,總之是各路的牛鬼蛇神一概都要照顧到,要不然隨便一個人給你使絆子,到時候都是麻煩。

    本來項目進行的好好的,哪想到就在要收官的時候,卻突然出了事。

    金沐晨開著車,帶著父親一路往舅舅分包的工程施工處飛奔,路上父親給他講述了事情發生的大概經過。

    原來工程使用的沙子,都是附近幾個農村的,因為征地的問題,本來和村民們鬧得就不太愉快,后來因為采購了他們的沙子,再加上大量的雇傭了他們村里的工人 ,這才緩解的雙方的矛盾。

    而且因為最近一段時間,大家相處還算愉快,所以正是合作愉快的蜜月期。

    可哪想到,最近幾天卻突然有一伙人找到了工地的大門,要求舅舅他們使用這幫人送來的沙子。

    舅舅當然不可能答應他們,結果那幫人那天撂了一句狠話,然后就走了。

    舅舅也沒把這幫人當回事,可沒想到,今天早上工地這才一開門,就被人堵住了大門。

    門口全都是不知道哪里來的建筑垃圾,把路堵得死死的,這樣外面的原材料就運不出來,里面的人也出不去。

    眼瞅著就快要到竣工驗收的時候了,舅舅如何能不著急,馬上就聯系工人,到門口來清理垃圾。

    可沒想到,他領著工人這才一處大門口,就不知道從哪里呼啦啦冒出來一票人,直接把他們給圍住了。

    舅舅以前也是混江湖的,雖然最近十幾年是改邪歸正了,但是泥人還有三分火氣,何況是這樣被人欺負上門。

    當場就和對方發生了沖突,可沒想到那幫家伙是有備而來,直接就把舅舅和那幫工人給埋伏了。

    舅舅更是直接被人開了瓢,打得頭破血流,直接被堵回到了施工院子里,現在情況嚴不嚴重還不知道。

    因為那幫人堵著大門,救護車現在也進不去,如果要是傷勢嚴重,這樣拖下去的話,很有可能會有生命危險,所以父親著急也是理所當然的。

    這件事他出門的時候,都沒敢告訴母親。

    金沐晨聽了之后,也是氣的肝顫,真么想到這年頭了,居然還特么有沙霸,找到自己家門上來鬧事,真特么是不知死活了吧!(未完待續。)u
双色球复式中奖表格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