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尋寶美利堅 > 第642章 滿載而歸

第642章 滿載而歸

    金沐晨盯著這幾只陶俑看個不停,這東西他以前接觸的真的不算多,但是眼前這幾只陶俑,真的是充滿了美感。△¢,
  
      陶俑這東西,他以前雖然接觸的不多,但還是知道這東西的來頭的。
  
      其實這玩意老早在戰國時代就有了,也是屬于墓葬品的一種,最早的時候,咱們的老祖宗還在使用活人祭,當時沒當有位高權重的人死掉的時候,他的妻妾或者是家里的侍女,都會被當做殉葬品。
  
      可是后來也有人覺得這樣做不太人道,于是就選擇用陶俑來殉葬。
  
      最早大規模使用陶俑來殉葬的人,就應該是哪位大名鼎鼎的秦始皇了,他的陪葬品可是現在赫赫有名的兵馬俑。
  
      再到后來尤其是到了漢代之后,使用陶俑來殉葬的風氣大為盛行,幾乎每一代死去的君王,都會使用大量的陶俑來陪葬。
  
      這股風氣一直延續到后來的幾個朝代,所以陶俑這東西,現在只要市面上有流通的,幾乎都是屬于墓葬品的范疇。
  
      這東西咱們中國人,一般都不太喜歡收藏,畢竟是從死人墓里挖出來的殉葬品,而且和陪葬的其他金銀美玉不同,所以咱們國人一般都比較忌諱。
  
      但是洋鬼子就不同了,這幫家伙可是生冷不忌,連木乃伊人家都能弄到家里去新桑,更何況區區幾只陶俑?
  
      所以這東西在海外可是有著非常廣泛的市場的,金沐晨以前在國外就看到過老外買這東西,所以到也不能說一點都沒接觸過。
  
      不過他本人對這東西倒是不怎么感興趣。但是熟悉洋鬼子口味的桃姐可就不一樣了。這樣的陶俑。和之前在呂正國家見過的那些瓷器可不一樣。
  
      那些瓷器造型精美,而且因為是高仿品,所以一個個價格可都不便宜,但是這陶俑可就不一樣了。
  
      雖然做的不錯,但是價格肯定不會那么貴,而且一旦拿到美國去的話,那價格可是要翻著跟頭的往上漲的。
  
      所以桃姐一看到這些陶俑,就是兩眼放光。
  
      “嘿嘿。兩位老板,你們可真是有眼力呢。這幾只陶俑可了不得呢,是我精心制作的高仿品,造型什么的,可以說絕對和真品是一模一樣。”
  
      老魏一看金沐晨和桃姐盯著這兩只陶俑看個不停,就也動了心思,開口開始夸自己的陶俑。
  
      而金沐晨這么一聽,也是心頭一動:“怎么?你這幾只陶俑是完全按照真品,百分百的規格復制出來的?”
  
      “那可不?前些日子的時候,北山頭村的老秦他們弄了一個北魏時期的大墓。就弄出來一批陶俑。我對這東西感興趣,就專門去看了看。好不容易才說服那家伙讓我拍了照,然后回來之后,我這可是按照一比一的比例復制出來的,可廢了老勁了。”
  
      老魏說這話的時候,眼神里居然還帶著幾分自豪的神氣。
  
      看他這樣的模樣,金沐晨也知道這家伙沒有說謊,不過心里又是一愣,前段時間這里居然盜了一個北魏時期的大墓,沒趕上這可真是夠可惜的了。
  
      “老板,你這級只陶俑我全要了。”
  
      金沐晨還在那琢磨呢,而桃姐這邊已經把這幾只陶俑全都看好了,五只她是打算都包圓了。
  
      “誒,五只全要啊?”
  
      老魏樂的嘴都裂到耳邊了,桃姐那邊點了點頭:“嗯,都要!”
  
      “額。。。”
  
      老魏好像一下又想起了什么,這時候突然一頓,然后接著說道。
  
      “五只全要可不行,這樣吧,給你們四只,我自己得留一只。”
  
      “嗯?為啥,老魏人家有不是不給錢?”
  
      李老六這時候聽他這么一說,也是一愣,能碰上金沐晨他們這樣豪爽的大主顧,可不容易,這老魏到好,居然還拿上了,這豈不是不給他面子?
  
      “哎!是這樣的,前段時間我有個熟客,知道我在仿制這東西,所以就跟我這定了一只。老六,兩位老板,你們也別難為我,我都答應人家了,所以。。。”
  
      沒想到這老魏還是一個挺信守承諾的家伙,既然他都這么說了,金沐晨和桃姐也不好在強要,只能點點頭答應了下來。
  
      五只不能全要,能拿下四只也是可以的。
  
      因為有李老六在,這老魏也沒好意思拿他們兩個開刀,最后這四只陶俑,他就跟他們要了兩萬塊,平均下來每只五千。
  
      這個價格到也合理,因為根據金沐晨的了解,最近幾年這陶俑的價格,在國內市場上也是在緩慢增長的。
  
      雖然這東西并不太對咱們國內藏家的胃口,但是最近幾年國內的收藏市場實在是太火爆了,根據不完全統計,國內玩收藏的專業人士就有幾百萬,在加上一些業余的收藏人士,國內玩收藏的人差不多有八千萬。
  
      再加上前些年國內的收藏市場實在是太火爆,各種各類的藏品的價格,幾乎每年都在往上漲。
  
      正是因為這樣的行情,也吸引了很多原本并不怎么懂收藏的人進入這個行當,這樣一來就導致了藏家市場的過度飽和。
  
      畢竟好東西就那么些,早進這個圈子里的人,都已經把好東西搜刮的差不多了,而后進來的人,再想找東西收藏,就只能從原來冷門生僻的藏品類別下手。
  
      所以這幾年,這陶制品也開始漸漸的興盛火爆了起來。
  
      最受歡迎的當然是年代比較早的一些,生活用陶制品,畢竟在晉朝之前國內都沒有專門的瓷器,所以那之前哪怕是皇親國戚用的都是陶器。
  
      所以那時候制作品相精美的陶器,都非常的值錢。
  
      正因為那些陶制品的火爆,連帶著陶俑也跟著價格開始一路上漲,根據金沐晨的了解,國內最近幾年,那些生活用陶器的價格,已經是漲了十到二十倍左右。
  
      而以前并不怎么為人所喜歡的殉葬陶俑的價格,也上漲了五到十倍不止。
  
      當然盡管漲了不少,可其實總價格也都是在十萬到五十萬之間,畢竟這東西不是咱們國人主要喜歡的類型。
  
      主要還是考古的價值更多一些,收藏的價值嗎,那就看個人的品味了。
  
      當然如果拿到國外,這價格就得換成美元了,畢竟老外牙口好,收藏東西一貫是生冷不忌。
  
      所以這老魏這幾只制作精美的陶俑,要價每只五千,還真是不高,甚至都有點友情甩賣的意思了,如果要不是有李老六的面子,估計他最起碼得賣他們每只一萬。
  
      讓人把這幾只陶俑,裝好送回到李家,金沐晨和桃姐在南石山村淘寶的日子也就差不多了,這次來到這里可算是意外碰上了一次大豐收。
  
      尤其是金沐晨,可撿了個大便宜,收上來不少斗彩瓷器的碎片,現在在他的空間里已經都修復的差不多了。
  
      剩下的那些福王用過的瓷器,他還真就不怎么感興趣,打算拿到京城去出手給王學明,也算是賣他個面子。
  
      至于桃姐則是收上來不少的好東西,她收上來那些家伙,幾乎都是可以以假亂真的真品,這些東西拿到國外的話,去糊弄那些洋鬼子足夠用了,利潤那肯定是成百上千倍的往上翻的。
  
      又在李家住了一晚,兩人第二天一早就起身和李家人告辭離開了李家。
  
      桃姐還不打算收手,她這次打算干一票大的,畢竟之前從香江跑路,她在那邊的賬號已經被警方給凍結了,大半輩子的積蓄算是打了水漂。
  
      這次去美國,她必須得多帶點東西過去,打個翻身仗才行,所以她打算繼續去下一個地方,尋找她想要的東西。
  
      不過金沐晨可不打算和她繼續溜達了,這一路和她一起,也算是讓他大開了眼界,見識了不少國內制假販假的中心。
  
      雖然他也想在繼續跟下去看看,可前兩天突然接到了王學明的電話,告訴金沐晨,王學明已經回了京城,想和他見見,所以金沐晨打算下一站直接去京城。
  
      他和桃姐約好,等桃姐這次收完了貨,兩人在京城見面,然后在高速路口就分道揚鑣了,他給桃姐弄了一輛車,讓桃姐自己去收貨,而他自己則是開著那輛裝滿了好東西的破面包,直接去了京城。
  
      到京城找了家酒店安頓下來,剛安頓好王學明那邊就到了。
  
      “哈哈,老弟你這是剛去那轉完回來,呦呵,這都什么東西,趕緊拿出來給我看看。”
  
      才一進金沐晨的套房,王學明的視線就被金沐晨擺放在套房中間的那些瓶瓶罐罐給吸引住了。
  
      最近他靠著國家政策,可是賺了不少錢,這錢越多,他就越想找個合適的保值渠道。
  
      大幾十億的資金,除了一些放在公司維持公司運轉,可還有很大一筆資金,放在銀行的賬上躺著呢。
  
      股市現在不靠譜,匯市更是亂七八糟,再加上歐洲各國經濟都不太靠譜,美國那邊也看著玄乎,所以這錢想要找一條保值的路子,還真就得琢磨一些其他的路子。
  
      房地產現在有不景氣,思來想去,也就只有買些古董最靠譜了。(未完待續。)u
  
      
双色球复式中奖表格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