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尋寶美利堅 > 第791章 國恨

第791章 國恨

車子來到了東京市的臺東區,上野公園門口,金沐晨找了個地下停車場,停好了車,然后帶著杰西和貝琳達下了車。

    好歹也是來逛的,那么日本著名的上野公園也就不能錯過了,這家公園可是東京最有名的地標性建筑之一,而且也是日本人最喜歡的公園之一,因為這里有著東京最多的櫻花樹。

    每年到了三月和四月的時候,就是這里櫻花盛開的時候,很多櫻花愛好者們會從全國各地趕來,到這家公園里看櫻花。

    而且每年的這個時節,這里可不光是日本人喜歡光顧的地方,還有很多世界各地的游客,會慕名而來,來這里欣賞美麗的櫻花。

    這時候剛好是三月底四月初的時候,也恰好是櫻花盛開的時候,所以也是上野公園里人最多的時候。

    形形色色的日本人,穿著和服從日本各地趕來,來到這家公園,來享受這櫻花最美的時節。

    而且這里這時候也有很多外國人,所以金沐晨他們一行人走在這里,也并不顯得特別的刺眼,整座公園里都彌漫著櫻花的香氣,這讓最近一直都神經緊繃的金沐晨,也得到了非常好的放松。

    而作為感性女人代表的貝琳達,這時候更是歡喜異常,畢竟女人都喜歡漂亮的花,這么多漂亮的櫻花,而且還能有心愛的人兒,在身旁她感覺非常滿足,雖然旁邊還有個杰西,可這段時間的思考,已經徹底讓她放開了這個心結。

    反正杰西都不在乎,那自己還在乎什么,趁著年輕及時享樂吧,至于其他的什么倫理道德。那些先暫且都拋諸腦后好了。

    貝琳達歡呼雀躍的笑聲,也感染了杰西,雖然她一直是以一個女漢子的形象出現在金沐晨面前的。但畢竟她的骨子里還是一個女人。

    看到這樣美好的事物,還有這樣和諧的氛圍。連她這時候的心情也跟著好了起來。

    一行人有說有笑的在這座公園里穿行,不知不覺之間,就穿過了整座公園,而在這座公園的最北端,就是那座他們此行的目的地東京國立博物館了。

    世界著名博物館之一東京國立博物館,原為東京湯島圣堂的文部省博物館,1889年改為帝室博物館,1900年又改名東京帝室博物館。

    1947年博物館由宮內省改屬文部省管理。更名國立博物館,1952年定名為東京國立博物館,隸屬文部省文化廳。

    這座博物館名字的變更,就已經說明了這個國家,在那些歷史階段的不同變化。

    東京國立博物館由一幢日本民族式雙層樓房和左側的東洋館、右側的表慶館以及大門旁的法隆寺寶物館構成,共有43個展廳。

    站在這座博物館前面,金沐晨卻并沒有感受到,自己第一次站在波士頓美術館,或者大英博物館前面時所體會到的那種震撼。

    反而更多的感覺卻是心里的難言的難受,因為這座博物館即便修的再是美輪美奐。里面的藏品,即便是在精美,可是作為一個中國人。站在這座博物館前面的時候,心里總是會有那種五味雜陳的感受的。

    一方面這座博物館里面的藏品,確實是記錄了千百年來的歷史風俗,是當年人類的祖先留下的珍貴的歷史遺物。

    可是在一想到,這些歷史遺物,是這個曾經給中國人帶去無數苦難的日本人祖先留下的,金沐晨心里就是一陣惡心。

    更何況這座展館里,還有那么多的中國文物,而這些寶貴的中國文物。幾乎明擺著,有絕大部分都是這些日本人通過不光彩的手段。從中國掠奪去的。

    當年那些被日本的文物‘獵人’們通過不光彩是手段,偷盜。走私到日本的中國國寶級文物就贊且不說了。

    就說那些在日本侵華時期,被他們擄掠來的中國文物,其實在新中國成立之后,中國政府就一直沒有放棄,想要把這些文物都討要回來。

    可是結果,卻只能呵呵了。

    近代中國曾有一位姓孟的考古學者,寫作一本書《日本侵華對中國文物的破壞》,里面就有統計,在日本侵華期間。

    日本軍人,和民間的商人,b社會社團,從中國強行擄掠,偷盜,走私到日本的中國文物,就不計其數,因為日本在戰爭末期投降之前,對他們自己統計的數據進行了非常徹底的毀壞,所以到現在為止,也不能正確的估量,到底當時日本人從中國擄掠走了多少寶物。

    不過他給出了一個大致估計的數字,當年日本人在中國擄掠走的寶貝,就有不下三百萬件。

    而他們擄掠不走的,那就更別提這幫王八蛋有多操蛋了,大多都被他們直接毀掉了,東西搬不到日本去,那就毀了,也不讓你們中國人得到。

    要知道那些可是我們中國人祖先留下的寶貝啊!日本人這么干,可比當年侵華的英法聯軍還要壞的多。

    而在戰爭結束時候,中國政府向日本討要這些文物的時候,日本政府卻是各種推諉,踢皮球,最后實在是抗不過美國人的壓力,才不情不愿的歸還中國政府十五萬八千件文物,而這其中,能算作珍貴級別的,也就只有兩千多件。

    這還只是文物范疇的寶貝。

    當時統計的文物就沒有辦法清算,但是有人還做過另外一項統計,在日本侵華期間,日本從中國擄掠走的珍貴各種類型的古代文獻書籍,就有超過三百萬冊。

    而在新中國成立之后,新中國政府,就從來都沒有放棄過從日本人手里討要這些古文獻。

    可是一直到現在日本人,歸還的書籍,也不過才有區區十六萬冊,由此可見日本人的操蛋。

    這些只是古文物方面的統計,而在戰爭賠償方面,那就更是沒法說了。

    要知道在日本侵華戰爭期間,中國光是軍民傷亡就有超過三千萬人,而日本在戰后更是毛都沒有賠償一根。

    而在日本戰后經濟迅速恢復之后,日本對本國國民都做出了戰爭賠償的決議,而給他們本國國民的賠償,就高達四千多億美元,而這些人里甚至有很多,還是日本戰犯的后代。

    而日本人對對二戰期間,他們入侵的海外國家和地區的賠償,攏共加一起,才不過區區六十五億美元。

    關于中國的戰爭賠償,后來中國官方的解釋說,是中國政府大方的給免除掉了。

    說實話做出這個決定的人,在金沐晨眼里看來,簡直就特么是個,感情當年咱們中國人的血都白流了嗎?

    哪怕日本人喜歡賴賬,這筆天價戰爭賠償,你就算要不回來,也不應該就那么輕飄飄的一句話就給免除了啊?

    如果你還保留著追索權利的話,那么現在日本又哪能在你面前硬的起來?

    所以關于這一點,金沐晨可是很不爽的,但就算再不爽,也沒辦法,畢竟這都已經成為既定事實了。

    那都是先人們犯下的錯誤,金沐晨管不了,但是現在他來到了日本,那他就有替那個年代被日本人殺害的中國人出口氣的權利。

    你們日本人,不是一直把這東京國立博物館看做是你們的驕傲嗎?

    你們就等著吧,老子要是不把你們這里給鬧個天翻地覆,老子就不姓金,金沐晨在心里暗哼了一聲,然后冷著臉,跟著杰西和貝琳達走進了這家博物館。

    對于杰西和貝琳達而言,這座博物館,就是一家超贊的歷史文物收集機構,畢竟她們的民族,和日本人之間,可沒有那么慘痛的過去。

    在二戰期間,美國和澳洲,都吃過日本人的虧,但是后來美國人的兩顆原子彈,可是把什么仇都給報了。

    至于澳洲人,當然也是跟在他們美國表哥的身后,出了一口惡氣。

    作為當年那場戰爭的勝利者的后代,杰西和貝琳達對日本人,并沒有太多的惡感。

    尤其是二戰之后,日本人更是瘋狂的跪舔美國人,和各路白人,在國際上也把自己營造成了一副謙謙君子的形象。

    所以很多歐美國家的白人,對日本人的印象還是相當不錯的。

    所以杰西和貝琳達,對日本這家國立博物館,可是抱著純欣賞,玩樂的態度而來的,而金沐晨則是不同。

    他可是抱著復仇的目的而來的,所以這一路,他走的都非常小心。

    從進入博物館開始,他的注意力,一部分是放在了博物館的藏品上面,另外一方面,則是在留意地形,以及什么地方有監控。

    東京國立博物館,基本就是有四個館組成的,這四個館分別是,正對大門的本館,然后是左邊的左邊的東洋館,右側的表慶館,和大門旁的法隆寺寶物館。

    這四個館光是陳列面積就有一萬四千多平方米,展出的展品,就有四千多件,而藏品就有超過十萬件,當然這些藏品,基本都是鎖在這些展館下面的地下室里,不見光的。

    只有平時展館對展品進行輪換的時候,才會從下面拿出來輪換。(未完待續。)
双色球复式中奖表格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