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尋寶美利堅 > 第922章 急轉直下

第922章 急轉直下

    不過這時候,他也顧不上對方,到底怎么看待自己了。
  
      他直奔那幾個黑衣人里帶頭的那個黑衣寸頭的方向走了過去,而等他來到那家伙的身旁的時候,那家伙更是根本都不抬頭看他,完全把他當成了空氣。
  
      這要是換了其他人用這樣的態度對自己,高島陽寺早就大嘴巴抽上去了,可是這時候他卻半點都不敢在這家伙面前耍威風。
  
      “咳咳。。。這位。。。您好,我是海上自衛隊山霧號的艦長,高島陽寺,剛剛實在是太冒犯了,還沒請教您是?”
  
      高島陽寺這時候可是把身段放的極低,看他那德行,甚至都好像是一只搖尾乞憐的狗一般,而那個黑衣人,則依舊是一副鼻孔朝天的模樣,根本理都不理他。
  
      高島陽寺看著這人的鳥樣,真恨不得沖上去手撕了這個裝B犯,但是他也知道,在沒有摸清楚對方的底細之前,自己最好還是有所保留才好,所以他是硬生生的忍住了心頭的這股怒火,沒有發作。
  
      而是一個九十度的大鞠躬:“真是對不起了,之前給您帶來的不便,還請您原諒,如果您有什么需要補償的地方,請您盡管和我直說。但凡要是我能辦得到的,我肯定會幫您辦到。”
  
      高島這時候已經是謙卑到了極致,因為他知道,這時候這幫黑衣人表現的越是驕傲,就越是說明人家有底氣。
  
      而他越是摸不清楚,對方的來頭,他就越是不敢亂來,所以盡管這時候他心理很惱火,可也依舊表現的很低調。
  
      而這時候這個黑衣人,也不再繼續裝了,他低下頭輕蔑的看了高島陽寺一眼,那眼神就好像是在看死人一樣,這種眼神讓高島陽寺是萬分的不爽,可卻也不敢當場發作。
  
      “你們沒把艾默生先生怎么樣吧?要是你們動了艾默生先生,那么你們的下場只會更慘。”
  
      這時候黑衣人開口了,可他一開口就是關心那個房間里的外國人,而高島陽寺聽了也是一愣,艾默生先生?怎么這個名字聽起來這么耳熟呢?
  
      “沒有,真的沒有把那個外國人怎么樣?我們進入臥室的時候,他已經醒了。”
  
      “什么?你們闖進了艾默生先生的臥室?你們這幫混蛋。。。”
  
      這時候那個黑衣人,沖著高島陽寺喊道,不過看他的神情,大多都是在大驚小怪,明顯是要故意裝裝樣子,不過也不知道為什么,他就是這么隨便一裝,就讓高島陽寺感覺很是不舒服。
  
      現在他是知道這個家伙的名字叫做艾默生了,可是具體之前在哪里見過這個家伙,他卻始終都想不起來。
  
      “這。。。”
  
      “這什么這?還不趕緊讓你這些手下給我滾蛋?別在這里礙事!”
  
      這黑衣人沖著高島陽寺喊道,如果這要是以前,高島陽寺敢直接抬起手里的家伙,砸破了這家伙的腦袋。
  
      可是現在也不知道為什么,他就是不敢在人家面前兇起來,他揮了揮手,那兩個負責看押這些黑衣人的水兵,趕緊放下了槍,他們也察覺出事情好像不太對頭。
  
      那些黑衣人,幾乎是第一時間沖進了房間里,高島陽寺跟在他們的身后進了臥室,那個外國人,這時候剛剛穿好了衣服,看到沖進來的黑衣寸頭,也是神色一愣,原本他以為自己是被日本人給耍了呢,這個黑衣寸頭剛剛是故意消失,然后讓那幫家伙進來跟自己玩仙人跳的,可現在看來,好像并不是這樣啊。
  
      因為這個黑衣寸頭一沖進來,就在自己面前來了一個九十度的大鞠躬:“對不起,艾默生先生,都是我們保護不周,讓您受到驚嚇了。”
  
      “嗯?小野先生,這到底是怎么回事?”
  
      這個艾默生也是滿頭霧水,對現在的情況搞不清楚,尤其是這個小野一進門就和自己賠禮道歉之后。
  
      再扭頭看看那個剛剛帶隊闖進自己房間里的家伙,就站在小野的旁邊,好像兩邊并不認識的樣子,難不成是自己想多了?
  
      他們并不是挖坑,給自己跳的?
  
      “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一查覺出這并不是一場仙人跳,這艾默生的底氣就又回來了,語音語調也開始不一樣了,說話的聲音自己都沒注意,就有點漸漸的趾高氣揚了起來。
  
      畢竟這件事換了誰都得惱火,原本是日本方面安排自己來享受的,可特么的倒好,這才剛剛弄來兩個日本小妞,還沒等自己開始享受呢,就特么的被一群上船的海盜給攪和了。
  
      好不容易,等到船主把海盜給趕走了,剛特么的抱著兩個小妞哈皮了一發,這才睡著沒一會兒,就特么的又有人來攪局,居然還端著槍闖進了自己的房間,這可是把這艾默生給嚇得夠嗆。
  
      一聽艾默生里語帶怒意,那叫小野的黑衣寸頭,把腰就彎的更低了:“對不起了,艾默生先生,都是我們保護的不周到。這幫海上自衛隊的家伙,突然要登船檢查,我們也沒能攔住他們。”
  
      “混蛋,海上自衛隊的家伙是吧?好吧,你叫什么名字,回頭我肯定會和你的上級,好好的溝通溝通的。”
  
      居然是海上自衛隊的家伙?這幫該死的臭蟲,特么的,老子來你們日本都是看得起你們,可你們居然來搞老子,好吧,這次的生意,咱們還是別做了。
  
      艾默生沖著高島陽寺吼道,看著對面這大脖筋都快從脖頸里掙出來的外國老頭,高島陽寺這時候也是腦仁一團漿糊。
  
      這特么到底怎么回事?之前這老頭,還萎靡的跟一條蟲一樣,怎么這才轉眼間就變了臉了?
  
      他居然敢這樣沖著自己大喊大叫,真特么的,要不是當著這么多人的面,老子非得特么的抽死他不可。
  
      不過高島陽寺到底也不是傻瓜,知道自己現在不能發作,他并沒有急著回答那艾默生的問題,只是扭頭看了一眼,那黑衣寸頭的小野。
  
      只見這家伙,這時候正站在一邊,抱著膀子冷笑看熱鬧呢,特么的,這家伙明顯是故意把自己拽進來背鍋的哈!
  
      一想到這,高島陽寺就惱了,他也沒理會那個艾默生,而是伸手就拽住了小野,往外就走。
  
      其他的幾個黑衣人,一看這情況,伸手就想把他們攔下,可是高島陽寺手下的水兵們,這時候可不是吃素的,手里的沖鋒槍這么一筆畫,那些黑衣人也就不再有動作了。
  
      高島陽寺是連拉帶拽,把和黑衣人小野拽到了客廳,然后惡狠狠的瞪著他:“你到底是什么人?”
  
      這小野這時候則是冷冷一笑:“這時候,你終于想起問了嗎?不過已經晚了。”
  
      “少特么廢話,你們到底是什么人?”
  
      盡管很心虛,高島陽寺還是強撐著精神沖著這家伙喊道,小野這次也不再廢話,從懷里掏出了一個小本本,扔到了高島陽寺的手上。
  
      而當高島陽寺打開這個小本,看到里面那張芯片卡證件的抬頭的時候,整個人頓時就呆住了。
  
      “你們是特高科的人?”
  
      “沒錯,我們就是海上自衛隊特高科的人,你現在清楚啦?”
  
      小野冷笑著點了點頭,然后從懷里又拿出了一包香煙,給自己點上。
  
      在二戰之前日本的特務,在國際上可是赫赫有名的,發生在中國東北的日俄戰爭,包括后來俄國的十月革命,還有后來策劃了九一八事變的土肥原賢二,那些可都是當年日本赫赫有名的特工人員。
  
      甚至在日本偷襲珍珠港的時候,那些潛伏在珍珠港的特務,也是日本能夠大獲成功的主要原因之一。
  
      不過在二戰投降之后,日本解散了軍部,同時也解散了他們大名鼎鼎的特務組織,并且一直都沒有恢復當年的編制。
  
      一直到后來冷戰時期,作為對抗前蘇聯的最前線,美國人當然也要給自己的狗一點好處,于是就適當的松開了一部分狗鏈子。
  
      日本人也就趁著這么個機會,又重新的組建了自己新的特務機構,只不過這次他們不敢明目張膽的命名這個單位為特勤單位,只能是鬼鬼祟祟的把這個組織列入了海上自衛隊,并且叫做是海上自衛隊特高科。
  
      但其實這個特高科,和海上自衛隊可并不是直接統屬的關系,這個特高科平時可是直接向日本的首相匯報負責的。
  
      只有其中一部分,涉及到臨近那幾個國家的軍事變化方面的情報的時候,他們才會和自衛隊方面取得聯系,給他們通報一些消息,平時的時候,他們都是單獨行動的,性質有點和美國的CIA類似。
  
      而這時候的高島陽寺看著手里這張特高科的身份識別卡,感覺自己的腦袋好像被人是狠狠的來了一錘子,感覺腦漿都已經糊了一大片,根本就不好使了。
  
      特高科的家伙,專門負責保護的人,那這個洋鬼子到底得是什么來頭?
  
      而且他剛剛可說了,要和自己的頂頭上司好好的溝通一下,這。。。(未完待續。)
双色球复式中奖表格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