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尋寶美利堅 > 第1133章 毀尸滅跡

第1133章 毀尸滅跡

卡波特點點頭,也覺得金沐晨的話有道理,畢竟他們招惹的可不是一般人,而是英國的軍情六處,后面還有FBI和CIA,這幫家伙的鼻子可是最靈了。
  
  但凡有那么一點蛛絲馬跡,他們都能嗅到不對勁的地方。
  
  如果就留下這些人的尸體在這,被他們找到的話,很有可能他們能夠從一些不起眼的地方,在追查到他們,所以這些人還是活不見人,死不見尸的最干凈。
  
  直到這時候他才想明白,為什么金沐晨和他一起在蒙特利爾,干掉了那幾個家伙之后,金沐晨一直要堅持,把這幾個人的尸體,裝在他們開過來那輛車上。
  
  當時自己還不理解他,為了這事犯惡心了一路,現在想來,金沐晨才是對的,這些人的尸體,必須處理干凈,絕對不能留下任何的手尾。
  
  可是接下來到底該如何處理這些尸體,就又讓他感到犯難了,這里是加拿大,是他也人生地不熟的地方。
  
  如果說實在美國,那他有一萬種辦法,能讓這幾具尸體是活不見人,死不見尸,可這里是加拿大,他身邊也沒有任何的支援,想要處理干凈這幾具尸體,這就是麻煩事了。
  
  到底該怎么辦?
  
  金沐晨則是笑著拍了拍他的肩膀說道:“這個你就不用擔心了,我早都已經想好了。”
  
  卡波特一聽這話,也就不操那份心了,反正有金沐晨這家伙在,這家伙總是一個有辦法的人,他都已經想好了,那自己就不用操心了。
  
  兩人把那三具尸體簡單的用地毯裹了起來,然后丟在了外面他們開過來那輛豐田紅杉車上,這車的后備箱很大,裝下他們三個完全不成問題。
  
  另外的幾具尸體,則是放在了他們從另外一伙人手里搶來的凱迪拉克車上,然后兩人又轉身回到了那個房子里,把地面上的血跡大致用清水沖洗了一遍,然后又加了不少洗滌劑,把現場破壞的差不多了,這才放了心。
  
  “這門就沒辦法了,就這么扔這里吧。”
  
  臨走的時候,金沐晨看了一眼那扇被子彈打得千瘡百孔的木門,還有木門旁邊的木墻,嘆了口氣,時間還是太短,要不然他們可以把這里也修復的干干凈凈,到時候就算英國軍情局或者美國CIA的人追查到這里的話,也看不出任何的端倪。
  
  現在就算他們把這些尸體都處理干凈的話,要是那幫人找到這里,人家只要一搭眼,就能看到這里發生過激烈的槍戰,雖然找不到尸體,但也可以判斷,這里有人遭遇過不測。
  
  但是現在他們實在是顧不上那么多了,兩人出了門,金沐晨開著那輛紅杉,然后跟著卡波特比劃了一個手勢,示意他跟上,調轉車頭就往別墅門外開去。
  
  剛走了不遠,他又停了車,下了車把那具被他一拳打死的狗的尸體,也抱上了車,既然要做,那就做的干凈一點,盡可能的少給那些家伙留下線索。
  
  再想想,他又干脆和卡波特下車,回到他們之前的戰場,把地上所有的彈殼,全都撿了回來,一顆都沒落下。
  
  有時候問題就出現在這些細節上面,因為他們開槍的時候,雖然都戴了手套,可是他們在往彈夾里壓子彈的時候可不會戴手套,所以彈殼上可會有他們的指紋。
  
  很多人在做這種事的時候,往往都會忽略這些細節,從而在彈殼上留下指紋,而那些FBI的人,雖然可能一時不會從指紋庫里找到你是誰,但是他們會把你的指紋留在指紋庫里,說不定哪天,你在犯什么事的時候,就會被比中,然后被拎出來,那就麻煩了。
  
  金沐晨的細心,讓卡波特也非常的滿意,雖然找子彈殼這事有點繁瑣,但這家伙倒也不嫌煩,一個勁的和金沐晨說,這小子夠機靈,絕對是快干間諜的好料。
  
  他們可不光是把自己用過的彈殼都給撿了起來,甚至就連那些軍情局特工發射的子彈彈出來的彈殼,也都撿了起來。
  
  既然已經絕對讓對方活不見人,死不見尸了,那就做的干凈徹底一點,反正他們估計軍情局和FBI或者CIA的人,遲早會找到這里,到時候他們肯定會發現這里的槍戰現場。
  
  既然這樣,他們也不希望對方可以通過那些彈殼,斷定在這里發生槍戰的這些人的身份,他們自己不想被人找到,而也不希望那些軍情局的人被人找到。
  
  畢竟那些子彈也是那些軍情局的人自己壓到彈夾里的,萬一人家比對指紋的時候發現,這彈殼上有那些家伙的指紋,那人家豈不就知道,在這里參加槍戰的人里,最起碼有一伙是他們要找的人了嗎?
  
  而如果找不到的這些彈殼的話,那么無論是軍情局還是FBI又或者CIA的人,就誰都不敢輕易下結論,那天到底是誰住在這里,又是誰和誰,在這里發生了槍戰。
  
  因為金沐晨他們可不光是拿走了彈殼,他們還拿走了這房子里,所有一切軍情局那三個特工,帶來的東西,衣服,身份證明,甚至他們用過的沾有他們DNA的東西,所有的一切,全都統統帶走。
  
  其實他們完全可不用這么麻煩,一把火燒了這房子就能解決所有的麻煩,但正因為這房子的女主人身份非常的特殊,他們不希望警察在調查這件事的時候,會發現在這房子女主人的身份,然后聯系英國軍情局,所以才不得已不這么不厭其煩的做這些事。
  
  如果要是燒了房子的話,金沐晨覺得反倒是會幫軍情局那邊的忙,現在他們肯定摸不著頭腦呢,也不清楚紐約情報站這些人的下落,這時候如果燒了房子,反而會讓他們知道了這些人的下落,那就不好了。
  
  一路把手尾全都處理干凈,金沐晨開車出了這個小院,卡波特開著凱迪拉克緊緊的跟在金沐晨的車子后面,他這時候倒是想知道,金沐晨這家伙到底想把這些尸體怎么處理。
  
  來加拿大的時候,金沐晨也和他說了,他之前也沒來過加拿大,這里他也是人生地不熟,可是看他之前說的那么有信心,所以他也非常好奇,這家伙到底會找個什么地方來處理這些尸體。
  
  其實北美地區地廣人稀,而且森林密布,想要處理幾具尸體,還是很方便的,但是如果說要是把車開到山里,挖個坑把這些人都埋了,那就有點太低級了。
  
  而且這里野生動物保護的不錯,如果埋得不夠深的話,這些人的尸體很容易,就會被那些動物給翻出來,那就有非常麻煩了。
  
  不過看金沐晨的樣子好像倒是一點都不擔心,他開著車一路向北,很快就出了魁北克城,然后沿著第54號公路是一路向北,這一路原本都是圣勞倫斯河沿岸的美景,只可惜他們這時候是在夜里開車,這時候都已經是凌晨時分了,所以美景他們也根本就看不見……
  
  魁北克城,就建立在圣勞倫斯河進入岸端第一個最狹窄的拐彎處,當年法國人選擇在這里建城,當然也是有原因的,就是因為這里的地理優勢。
  
  沿著這條圣勞倫斯河旁邊的公路,一路向北開上兩個多小時,金沐晨他們就來到了夏龍灣碼頭,這里可是當年的法國殖民者建立的第一個碼頭,當年從這里有成千上萬的皮毛,被運送到了歐洲大陸。
  
  他們到了夏龍灣碼頭之后,金沐晨就開始打電話,很快就有一個開車皮卡的老頭過來接他們了,老頭是法國后裔,但是勉為其難還能說兩句英語。
  
  很快金沐晨就和那老頭溝通完畢,然后老頭把他們領到了一艘半新不舊的游艇的前面,然后就走了。
  
  “這就是你說的辦法?”
  
  卡波特看著那艘游艇有點哭笑不得,感情這小子還是打算把人給丟進海里哈,而金沐晨則嘿嘿一笑。
  
  “是的呢,不過也并不像你想的那么簡單,等會兒你就知道了。”
  
  兩人七手八腳的把十幾具尸體丟上了游艇,然后金沐晨就抄船開向了碼頭外,之前出過幾次海,金沐晨也算是基本掌握了游艇的駕駛技巧,所以這時候開起船來倒也像模像樣。
  
  游艇沿著勞倫斯河開了不久,就進了大西洋,又向西北方向開了一個多小時,金沐晨這才停下了船。
  
  “就這里?”
  
  卡波特滿頭霧水的問金沐晨到,而金沐晨則是笑著點了點頭。
  
  “沒錯,就這里。”
  
  話音剛落,從他們的游艇邊上就響起了一陣巨大的水聲,然后就有一條水柱直接從海面上噴涌而出,卡波特跑到船邊往下一看,立馬就明白了金沐晨的意思,原來在這片海的海面下,這時候他竟然能借著月光看到,大大小小數十條鯨魚,這分明竟是一個鯨魚家族……
  
  “每年夏天,這里都會有大大小小上千條抹香鯨,來這里‘度假’捕食,我想這些家伙,應該是幫我們毀尸滅跡的最好幫手……”(未完待續。)
双色球复式中奖表格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