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尋寶美利堅 > 第1196章 馬克的復仇

第1196章 馬克的復仇

這樣的生產加工的工藝和工序,幾乎可以說,就是每家國際大型制藥廠,最核心的技術,正因為有了這樣的技術,他們才不怕公布他們的專利技術,讓人們都知道,他們這樣的產品,到底是用了什么配方,用了什么技術加工出來的。·中文·小說。
  
  就比如咱們國內也有一種非常神奇的藥物,那就是大名鼎鼎的云南白藥,這藥國內幾乎有點常識的人都聽說過,而且很多家庭也都用過,而且這藥對于跌打損傷之類的外傷,也確實有著神奇的療效,這一點是用過的人都知道。
  
  早在建國之后,這種藥的創始人家族,就把這種藥的制藥配方捐獻給了國家,而國家更是把這種藥列為是最頂級的國家級機密資料,是嚴禁對外泄露的。
  
  甚至一度美國人都曾經動過這種藥的歪腦筋,他們甚至曾經派過一個男間諜到中國,對這個廠家的一個女財會,施展了美男計,甚至一度把這個會計都給勾搭到了機場,眼看就要登上飛機的時候,卻被中國的特勤人員一舉拿下。
  
  由此可見這種藥能夠帶來的利潤,足以讓一個國家都眼紅的,日本人,美國人都曾經打過這種藥秘方的主意,可惜最后結果都是以失敗而告終了。
  
  但既然從源頭上著手解決不了辦法,他們就想出了另外一個辦法,當時的中國還處于非常落后,外匯資金非常緊缺的年代,為了賺取外匯,每年都要向國外出口大量的貨物,這其中作為創匯重要產品的白藥,就很是被當時的外貿局看重。
  
  而后來美國人干脆就利用炒作中醫有毒的理論,給進口的中國醫藥扣上了一個帽子,說中國出口的中藥,有很多都含有對人類有毒的重金屬,所以如果你們想要出口藥物,那就必須要公布藥物的成分。
  
  而已當時的情況,咱們又根本就不可能放棄美國這個對中國而言,格外重要的外匯市場,于是就硬著頭皮,在出口的白藥上面,表明了藥物的成分。
  
  美國人在得知了這樣的成分之后,可以說是欣喜若狂,很多藥廠都拿著這種白藥回去展開研究,希望今后自己能夠推出和這種藥效果差不多的藥物。
  
  可是這一研究,就是幾十年,結果卻連個屁都沒有研究出來,而這時候咱們國內的某些領導才知道,哈哈,原來這藥物的加工技術,和工藝工序是是這么重要哈。
  
  就算你們知道了我們的原料配方又如何,你們盡管按照我們的配方去做去吧,不過到底能不能做出來,那就看你們的本事了。
  
  所以哪怕是到了現在,美國的很多家大型藥企,都有推出專門針對跌打損傷的各種噴劑,可卻沒有一種,效果可以和咱們國內的白藥相抗衡。
  
  這就是差距,這就是工藝和工序領先的結果。
  
  但是從總體上來說,咱們國內能夠做到世界領先的藥物,好像也就僅僅只有那么區區幾種,而真正在世界醫藥行業領先,占大頭的還是這些西方的大型藥企。
  
  而這次金沐晨和王學明,就算把理查德那一幫人帶回去,在把這杜拉瑞克公司的機械設備,也都買回去,就憑借這些人和設備,想要生產出和那些外國出產的藥物,同等藥效的藥物,也都不是那么簡單的事,最起碼得有三年,甚至更長的時間,摸索和積累才行。
  
  而現在人家杜拉瑞克的老板,愿意把他們的獨門秘籍,交給他們,那事情就簡單的多了。
  
  王學明和金沐晨覺得,他們回去之后,在收購了那家閩勝醫藥的前提下,可以在那家閩勝醫藥的自有藥廠里,展開先期的工作,與此同時在把這杜拉瑞克藥廠的設備,運回去,找個地方組裝起來,等到這個場子組裝的差不多了,這時候估計那理查德他們也就摸索的差不多了。
  
  畢竟理查德帶回去那些人里,除了理查德是直接簽的合同之外,其他人大多數都是簽的試用期的合同,如果他們不能再試用期內展示出他們的能力的話,金沐晨和王學明可沒打算養閑人。
  
  所以那幫家伙,就算是為了金沐晨和王學明給他們開出的工資,也得拼了命的把事情給他們做好。
  
  一想到這,金沐晨和王學明就心里大致的有底了。
  
  “那好,那可真是太謝謝你了,馬克。”
  
  說實話這時候金沐晨真的都不知道該怎么感謝這個馬克。泰瑞爾了,這家伙絕對是他們心中最合格的國際友人。
  
  事實上就算是王學明見多識廣,可是他也從來沒見過一個,像馬克這樣有著國際主義精神的家伙,他接觸的美國人,大多數都是高高在上的德行,不太好打交道的。
  
  “哈哈,你們可別和我客氣,說實話我這么大方,也并不全是因為我無私,相反我這么做,卻恰恰是因為我的私心。希望你們不要辜負了我這一片好意。”
  
  這時候馬克又漸漸恢復了當初他們剛見面時候,那樣沒心沒肺的樣子,看到他恢復了正常,金沐晨和王學明都很開心。
  
  “那好吧,咱們生意都談妥了,也該找個地方來慶祝一下,走吧,舊金山這地方,我很熟悉,我知道有幾家不錯的飯店,帶你們去嘗嘗。”
  
  生意都談妥了,當然在這里就沒有再留下來的必要,馬克一轉身就要帶著金沐晨和王學明出去瀟灑,不過王學明在臨走的時候,倒是問了一句。
  
  “對了,馬克,你之前也說了,這家杜拉瑞克公司,當年那安進公司可是收購了你們百分之八十的股份,你現在就這么把這家工廠給賤賣了,這不會涉及到什么產權問題吧?”
  
  還得說人家王學明經驗老道,這樣的問題,之前金沐晨根本就沒想到,而馬克聽了這個問題之后,卻是哈哈一笑。
  
  “這一點,你們就盡管放心好了,之前我已經和安進公司那邊溝通好了,他們對這里的‘廢品’,完全不在乎,就交給我來全權處理,能賣多少錢,都是我的,算我的本事。如果今年年底在賣不掉的話,他們就不會在撥款給我做維護了。”
  
  馬克的話里帶著幾分苦澀,而金沐晨和王學明也聽明白了,感情人家安進公司根本就沒瞧得上這里的那點設備,他們是把這里當做一個廢品處理站了。
  
  要知道在美國,這樣的廢品,你還得交錢給別人,人家才能幫你處理呢,所以他們就把這些‘垃圾’的處理權,全都交給了馬克,算是對他的一點補償了吧。
  
  既然產權問題已經明晰了,大家也就沒什么好擔心的,商量好接下來的事情,就交給他們的律師來辦,然后馬克就開車在前面帶路,帶著金沐晨他們來到了舊金山華人社區旁邊不遠處的一家日本料理店。
  
  他和著店的老板很熟悉,進門就要了個包間,然后各種美味的日本料理,就如同流水一般的搬了進來,反正大家也算是熟悉了,金沐晨他們也就沒和這馬克客氣,動手就開吃。
  
  美國這邊的日料店做的日本料理,實話實說也是經過了一定的改進的,而且因為舊金山這邊靠海,海貨也非常的新鮮,所以這里的日料,吃起來是別有一番風味。
  
  大家都吃的很開心,尤其是理查德和馬克,在處理掉了那個工廠里的東西之后,他們更是好像放下了心頭重負一般,兩人吃的不多,但卻喝了不少配飯的清酒,眼瞅著就都喝的有點多了。
  
  “對了,馬克,你將來打算怎么辦?”
  
  金沐晨試探著問了一句,這個馬克很是對他和王學明的胃口,如果可以的話,他想把這家伙挖回去,幫自己管理工廠,畢竟他在藥廠里干了這么多年,對于如何管理制藥廠,肯定有著非常豐富的經驗。
  
  而那馬克在聽了他的問題之后,卻是哈哈一笑:“金先生,我知道你為什么這么問,我謝謝你的好意。不過我現在還沒有替別人打工的想法,你們放心,我有去處。這工廠里的機械設備處理掉之后,我這工廠的地皮也得處理掉,這塊地早就有人已經盯上了,這個我會買個好價錢的。然后嘛……嘿嘿,我還有一個大心愿沒了卻呢……”
  
  “哦?什么心愿?”
  
  難得這馬克沒把自己當外人,金沐晨就忍不住好奇又問了這家伙一句。
  
  “嘿嘿,就是搞垮安進公司啊?特么的,就是這家狗屁企業,害的我們一家三代經營的企業,毀于一旦,臥室不會這么輕易放過他們的。這邊的事情處理完了之后,我打算去印度,嘿嘿,你們也知道,那邊的法律,可是絕對不允許,國外大型制藥企業,在他們國內實行什么專利保護的……”
  
  馬克說到這里,是嘿嘿一笑,不過這時候他臉上的笑容,可并不好看,而金沐晨和王學明在聽了他的想法之后,也是一陣后背發涼,這家伙,看來這復仇的意志可是說不出的堅定哈!(未完待續。)
双色球复式中奖表格图